导航菜单

出租微信号赚钱?我们测试了一下,4个小时被封号-最贵的跑车

对此,腾讯微信安全风控中心专家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对于各类互联网违法犯罪行为来说,一个号被停掉部分功能或封禁,势必对其从事违法犯罪行为产生影响,故而账号的消耗对团伙来说是一个常态化动作,为了确保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持续进行,必须有源源不断的账号提供,这个生产账号的过程,就是恶意注册的现实存在依据。在互联网犯罪初期,由于平台的线上治理手段相对初级,账号的损耗不大,故这些黑产团伙一般纯手工注册,自给自足方法原始。随着线上手段升级,传统的自给自足无法满足团伙需要,专业注册团伙登上黑产历史舞台,在与互联网平台线上策略多年的对抗中,恶意注册模式不断进化,技术不断迭代。

此外,以扫描二维码的方式将微信号出租也极易招致封号。5月28日,新京报记者在“二维码上号群”中发现,账号被封禁的不止记者一人,该群在一天之内有20名群友表示自己的微信号遭到封禁。事实上,无论是群发广告还是借刷单之名诈骗,此类行为都极易招致投诉并导致封号,记者查看自己已出租的微信号发现,在不同群中群发广告时,有不少群主都直接给予了“不要乱发广告”的警告,或踢出群的处理,发广告行为本身也会招致投诉,“二维码上号”群的群友就在群里发布了被封原因为“骚扰/恶意营销/欺诈等违规行为”的账号处罚说明截图。

新京报记者 罗亦丹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李世辉

“前一种让你改头像的可能是用来色情引流。”5月17日,安全行业从业者杨军(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就是使用虚拟定位功能加附近的人或者在其他App中使用引流套话将‘色粉’引到你的微信号里,之后再用于推广或诈骗,后一种则主要用于通过加微信群的方式发布话术引流加好友,并再以网赚的名义拉人头套现。”

在杨军看来,出租微信号“最大的风险就是被封禁。黑灰产从业者之所以租借微信号,就是因为其旧有的微信号储备消耗过大,所以寻求性价比更高的运营方式。”

5月28日,新京报记者通过黑产人士介绍加入了一个“二维码上号群”,该群群主对记者表示,需要修改自己的微信账号为通过所有方式都能搜索到,并且将添加好友验证模式改为自动添加,最后通过扫描对方提供的二维码令对方在电脑端进行登录即可操作。“每天晚上8点结算,一天50元,如果账号被封就再给你30元的补助。”记者通过扫描二维码让对方登录账号后,发现对方在5分钟内就通过大号拉人添加了30个微信群,并在每一个微信群都发布了“淘宝京东拼多多商城招兼职,不需要押金会费,需要的朋友加我私聊”的引流话术。而当有信以为真的人员添加记者微信后,黑产人士就通过电脑端打字以刷单为名进行诈骗。

新京报记者发现,黑灰产从业者的微信号时常面临被封禁的问题,如记者曾调查卧底一个网赌“牛牛群”,其通过在微信群抢红包的方式进行网络赌博不法活动,该微信群长期的大额资金流水以及伴随而来的诈骗活动经常导致投诉,所以微信号对这类黑产从业者而言是“消耗品”,平均两三天该微信群的群管理就要更换微信账号。

微信安全中心表示,辅助验证通过消耗黑灰产团伙的注册手机卡等资源,有效增加了恶意注册及养号成本。在持续高压打击下,微信账号注册量从2017年末开始明显下降;另外,微信中的存量恶意号总量也有明显下降。

出租微信号赚钱?我们测试了一下,4个小时被封号

杨军告诉记者,除以扫码方式登录微信账号外,也有租号者要求号主提供微信账号密码,而这类租号行为基本上都是骗子,“通过要你的微信账号密码可以直接将微信号号主‘取而代之’,可以向原微信号号主的好友发送借钱的消息,以该微信号作为骗子账号行骗,甚至通过该微信号向好友群发租微信号赚钱的广告进行‘套娃’,可以说,这部分租号者看中的不只是你的微信号,还看上了你的微信好友。”

出租微信号背后:打击之下恶意注册、养号更难了,黑产打起租号主意

5月27日,记者联系到“租微信”的两名商户,其中一名商户表示可以以一天50元的价格收购微信出租,要求“把头像换成女的,性别改成女的,朋友圈三天可见,加好友不需要验证”,微信出租后主要用于“打广告”。

微信号出租成生意:租一天50元,疯狂加群发广告推广

5月25日,新京报记者在某黑产平台上见到了大量微信租售、解封信息,其中售卖微信注册卡、微信小号的占绝大多数,也有活跃微信号的出租信息。

5月27日,新京报记者使用从黑产团队处购买来的某可注册微信的“注册卡”尝试注册发现,注册需要进行辅助验证,且好友一个月内只能进行一次辅助验证。这对于经常需要消耗微信号的黑产团队来说,无疑增加了运营成本。

谨防租号骗局:你贪图一点租金,对方贪图的是你的账号

对于租号行为,《腾讯微信软件许可及服务协议》7.1.2条显示,微信账号的所有权归腾讯公司所有,用户完成申请注册手续后,仅获得微信账号的使用权,且该使用权仅属于初始申请注册人。同时,初始申请注册人不得赠与、借用、租用、转让或售卖微信账号或者以其他方式许可非初始申请注册人使用。非初始申请注册人不得通过受赠、继承、承租、受让或者其他任何方式使用微信账号。

新京报记者发现,微信号租售的方式有两种,一种为对方向微信号号主发来电脑登录的二维码,并要求号主扫码登录;另一种则需要微信号号主提供自己的微信账号、密码甚至要求微信号号主必须实名认证并开通网银。对此,杨军提醒,要求号主账号密码的租号者绝大对数都是骗子。

日前,微信安全中心发布官方预警,租微信号本身风险重重,出租微信也存在陷阱。

为了打击恶意注册,微信安全中心曾发起“死水行动”,并在2018年初上线了注册辅助验证策略。当检测到用户在进行异常注册时,例如批量注册、外挂注册时,会要求用户通过好友辅助来完成此次注册。

微信安全中心表示,出租微信本质上是网络黑灰产为了借普通用户身份实施违法犯罪、逃避监管追踪而布设的陷阱,不仅可能导致个人账号被盗、被封,还有极大的概率会危及他人乃至整个网络空间。希望大家远离这种违规行为,不管在哪里看到类似“租售微信”的信息都保持冷静,不被对方承诺的高利所迷惑。

一位黑产人员表示,活跃的微信号可以替代刚刚注册好的微信小号当客服号使用,网赚、推广、博彩的“老板”们都可以使用。记者向其咨询微信号出租的价格时,对方表示一天160元,给出的都是“高质量的号,比较耐抗耐封禁。”

另一名商户则表示以一天60元的价格收微信出租,主要用来做“推广客服”,并表示“如果被限制登录了需要微信号主帮忙解封,如果被封禁了会额外给30元补偿。”

5月28日,为了调查,新京报记者将自己的微信号以60元一天的价格出租给了某租号引流黑灰产团伙,但仅仅4个小时账号就因骚扰/恶意营销/欺诈等违规行为遭到了封禁。

此时,你的好友可能已经把他的微信号出租了。

但即便是租来的微信号,遭到封禁也是“家常便饭”。5月28日,记者为调查,将微信号租给用来在微信群推广的黑灰产团队后仅仅4个小时,就遭到了微信的封禁,封禁理由是“因发送营销广告对他人造成骚扰”。

记者在出租的账号被封禁后遭到了腾讯客服发来的“严正警告”,警告内容显示,该账号因违反《微信个人账号使用规则》第2.8条“发布欺诈信息”,现已对该账号做出处罚,并发出严正警告,如后续再次违规,微信平台有权加重处罚,包括但不限于:永久限制账号功能使用及登录。

不少网友都曾在网上发布其出租微信号后被骗的经历。如知乎网友“靓仔”表示,其曾经将微信号出租了24小时,时间到了后去结算却发现微信号被封禁了,且用能想到的所有方法都无法解封,好友也无法加回;而网友“海与鲸”则表示租号者让其解绑银行卡,随后卷跑了微信账号。

“事实上,正因为近些年微信对恶意注册和机器人养号的打击越来越大,恶意注册以及买号这条路行不通,号商才渐渐打起了'租用'真人微信号的主意。”杨军告诉记者。

“通过工具养微信号越来越难。”5月28日,有黑灰产从业者在一个交流群里抱怨,“连wetool都被封了,一些技术低的微信外挂设备更容易招致封禁,抗封的还是老号和真人号比较好用。”

记者接触多个租售微信的黑产团队发现,租微信是微信官方打击恶意注册黑产和网赌、色情引流等黑灰产团伙的技术不断升级后,黑灰产团伙所想出的“另辟蹊径”的办法,这提高了黑灰产产业的运营成本,但在利润的诱惑下,仍然有人铤而走险。

平时表现正常的好友,突然某一天头像和名字全都变了,实际上,这位好友的微信号可能成为了骗子的拉人工具——变成被拉入微信群后立刻@所有人发广告的“广告机器人”,或者成为了网赌的“客服”,帮助赌客拉人转账。

新京报记者发现,对于这种“引流加好友”的微信租售方式,知乎网友“123哎呀”也发布过自己出租微信后的遭遇,其微信号在出租后累计添加了500多个微信群,并开始在每一个微信群发布兼职刷单的广告,话术主要包括“网赚返利,无需任何押金,一任务一结算”等,并通过这样的话术吸引微信网友添加,但实际上其兼职广告并非真的“一任务一结算”,而是付过多次钱后才会真的返利,实际上被骗人员花的钱要远远多于所谓的“网赚返利”。